单双中特三期必中一期|单双中特更新中|

第二章(2)

推薦閱讀: 我在同一天活了千年亡靈圣諭最強網絡神豪萌寶當道:我家媽咪是女王美男天師聯盟我無敵了億萬年封靈星神海賊之活久見搶到一個世界重生九八之逆天國民女神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東海什么都好,就是水晶宮過于明亮。而我這眼睛,自三百年前,便不能見太亮堂的東西。

    阿娘說,這是娘胎里帶出來的病。

    說是阿娘懷我的時候,正逢上天君降大洪水懲戒四海八荒九州萬民。那時阿娘因害喜,專愛吃合虛山上的一味合虛果,幾乎將它當做主食。這洪水一發,東海大荒的合虛山也被連累得寸草不生。阿娘斷了這合虛果,其他東西吃著都是食不甘味,身體明顯就弱了很多。生下我來,也是皺巴巴一只小狐貍,順便帶了這莫名奇妙的眼疾。這眼疾在我身體里藏了十幾萬年,原本與我相安無事,三百年前卻尋著一個傷寒的契機,全面爆發。不過好在阿爹借黃泉下的玄光為我造了條遮光的白綾,去特別晃眼的地方就將它帶上,倒也無甚大礙。

    我伸手就近在淺灘里探探,東海水撥涼撥涼,我打了個寒顫,趕緊用上仙氣護體。身后卻突然有人“姐姐,姐姐”地喚我。

    我尋思著阿爹阿娘統共只生了我們兄妹五個,下面再沒什么其他小狐貍。待轉過身來,面前已經站了一堆妙齡少女,個個錦衣華服,大約是來赴宴的哪路神仙的家眷。

    打頭的紫衣小姑娘神情間頗有些氣惱:“我家公主喚你,你怎的不應?”

    我發了一會愣,見她七個里數最中間那白衣少女頭上金釵分量最足、腳下繡花鞋上的珍珠個頭最大,便向她頷了頷首:“姑娘喚我何事?”

    白衣少女白玉似的臉頰一紅:“綠袖見姐姐周身仙氣繚繞,以為姐姐也是來東海赴宴的仙人,正想煩姐姐為綠袖引引路,不曾想姐姐的眼睛……”

    這白綾覆在眼上其實絲毫不影響我視物,況且有迷谷的指引,引路實在是小事一樁,便點頭應她:“我確是來赴宴的,眼睛不妨事,你們跟在我后面罷。”

    水下行路十分無聊,好在那綠袖公主的侍女們都十分聒噪,她們自以為說得小聲,奈何狐貍耳朵尖,倒是為我添了不少趣味。

    一說:“大公主以為故意將我們甩掉,讓我們赴不了宴,她便能在宴會上獨占鰲頭了,卻不知道我們自己也能順著找來,到時候定要在水君跟前告她一狀,讓水君罰她在南海思過個幾百年,看她還敢不敢再這樣欺負人。”

    原來是南海水君的家眷。

    一說:“大公主美則美矣,與公主比起來卻還有云泥之別,公主放寬心,只要公主去了,這滿月宴大公主定是占不了先的。”

    原來是兩姐妹爭風吃醋。

    一說:“天后雖然已經立下了,但夜華君定然是看不上青丘那老太婆的,公主的美貌天上地下都難得一見,此番東海宴上若是能與夜華君情投意合,可要算是盤古開天劈地以來第一件美事了。”

    我反應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青丘那老太婆”說的是我。頓時有白云蒼狗白駒過隙之感。真真哭笑不得。

    那綠袖公主微嗔道:“休得胡說。”便沒了聲響。小女兒情態畢露無疑。

    大約行了多半個時辰,才到得這東海之下三千尺的水晶宮。

    我卻十分疑心剛才在岔路口上選錯了路,因面前這高高大大的樓宇殿堂,和記憶中竟是分外不同,實在沒有半點能跟明晃晃的水晶沾上干系的。

    綠袖公主也是目瞪口呆,指著墨綠的宮墻問我:“那上面鋪的,怕都是青荇草吧?”

    我一個陸地上生陸地上長的走獸,對這水里的東西委實知之甚少,只得勉強陪笑:“大約是罷。”

    事實證明迷谷老兒的迷谷樹質量甚有保障,這黑糊糊的東西,它確實是東海水君的水晶宮。

    守在宮門邊引路的兩個宮娥看著綠袖公主呆了一呆,趕緊接了她的帖子,一路分花拂柳,將我們八個領了進去。

    我有些感嘆,料不到這一輩的東海水君,品位竟奇特成了這副模樣。一路走來,本該是亮堂堂的水晶宮,卻比阿爹阿娘的狐貍洞還要陰沉。幸而沿路置了些光芒柔和的夜明珠,才勉強沒有讓我栽跟頭。

    離開宴分明還有些時辰,大殿里各路神仙卻已是三個聚成一團,兩個湊做一堆。想當年阿爹做壽開的那場壽宴,眾賓客雖無缺席,卻沒一個不是抵著時辰來。而現今,不過東海水君給男娃做個滿月的堂會,不論大神小神竟都如此踴躍。想來世道確實是變了,如今的神仙們,大抵都閑得厲害。

    兩個宮娥已將綠袖公主引到了東海水君跟前。

    這一輩的東海水君,眉目間頗有幾分他祖上的風采。

    我落在后面,混跡在打堆的神仙里,轉身想尋個小仆領我到廂房去歇上一歇。趕了這半天的路,也著實有些累。卻不想整個大殿的活物都在看著那綠袖公主發呆。

    其實客觀來說,綠袖的姿容,放在遠古神祗之間,也就是個正常,遠遠抵不上我的幾位嫂嫂。看來,現今這一輩的神仙里確實是無美人了。

    看他們如癡如醉的模樣,我實在不忍心打斷。于是找了個空子溜出去,打算隨便尋個地方打個盹,待開宴之后送了禮吃了飯,就好早些回去。

    拐過九曲十八彎,愣是沒尋著一個合適的地方。真真叫人泄氣。

    正準備返回大殿,卻突然搞不清回去的方向。一摸袖袋,才發現迷谷枝椏不在了。這下可好,憑我認路的本事,不要說開宴,宴席結束之前能趕回去就要謝天謝地。也沒有其他的法子了,只好哪里有路走哪里。

    于是,便誤闖進了東海水君家的后花園。

    不得不說的是,這座后花園的品位與整座宮殿的風格搭配得實在合襯。到處綠油油一片真燦爛。是以很有一種迷宮的風情。我自踏腳進來已有個把多時辰,卻愣是沒找到半個出口。

    施術將這擋人的鬼園子挪走倒是個好主意,但到底不太厚道。想到這一層,我心中不禁無限凄涼。也許是凄涼到了極致,突然間竟有些福至心靈。

    從地上撿了根不知名的樹枝,閉著眼睛一扔。樹枝落下來,雙叉的那面指向了左邊那條道。我拍了拍手,心滿意足地向右拐去。

    事實證明我扔樹丫子指路這舉動甚是英明。

    之前那一個多時辰,我在這園子里晃蕩過來又晃蕩過去,不肖說人,連只水蚊子都沒碰到。此番不過走了百來十步,卻遇到了只活生生的糯米團子。

    那糯米團子白白嫩嫩,頭上總了兩個角,穿一身墨綠的錦袍,趴在一叢兩人高的綠珊瑚上,稍不注意,就會叫人把他和那叢珊瑚融為一體。

    看上去,像是哪位神仙的兒子。

    我看他低頭拔那珊瑚上的青荇草撥得有趣,便靠過去搭話:“小糯米團子,你這是在做什么?”

    他頭也不抬:“拔草啊,父君說這些雜草下面藏著的珊瑚是東海海底頂漂亮的東西,我沒見過,就想拔來看看。”

    父君,原來是天族的哪位小世子。

    我見他實在拔得辛苦,忍不住要施以援手。便從袖子里掏出來一柄扇子遞到他面前,關照:“用這扇子,輕輕一扇,青荇去無蹤,珊瑚更出眾。”

    他左手仍拽了把草,右手從善如流地從我手里接過扇子,極其隨意地一扇。頓時一陣狂風平地而起,連帶著整座水晶宮震了三震。烏壓壓的海水于十來丈高處翻涌咆哮,生機勃勃得很。不過半盞茶的功夫,東海水君這原本暗沉沉的水晶宮已是舊貌換新顏,怎明亮二字了得。

    我有些吃驚。

    那破云扇能發揮多大威力,向來是看使扇的人有多高的仙力。我倒真沒想到這小糯米團子竟然如此厲害,不過輕輕一扇,就顛覆了整個東海水晶宮的風格品位。倒是對東海水君抱歉得很。

    小糯米團子跌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眼巴巴望著我,嚷嚷:“我是不是闖禍了?”

    我轉過頭來,極困難地對他點頭:“闖禍的怕不只你一個人,那扇子好像是我給你的……”

    小糯米團子眼睛一下子睜得老大。我琢磨著,大概是我這張四分之三縛白綾的臉,有些嚇人。

    我未猜中那開頭,自然便猜不著那結局。

    只見小糯米團子蹭蹭蹭風一般撲過來抱住我的腿,大喊一聲:“娘親——”

    我傻了。

    他只管抱了我的腿撕心裂肺地嚎。信誓旦旦地邊嚎邊指控:“娘親娘親,你為什么要拋下阿離和父君……”。順便把眼淚鼻涕胡亂一通全抹在我的裙角上。

    我被嚎得發怵。正打算幫他好好回憶回憶,滄海桑田十幾萬年里,我是不是真干過這拋夫棄子的勾當,背后卻響起個極低沉的聲音:“素……素?”

    </p>{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单双中特三期必中一期
急速赛车注册 加拿大28在线孔明预测 原始股权是什么 打麻将怎么玩 德甲射手榜 怎么看股票指数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汇盈盘 打长沙麻将 极速飞艇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