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双中特三期必中一期|单双中特更新中|

第十九章(3)

推薦閱讀: 我在同一天活了千年亡靈圣諭最強網絡神豪萌寶當道:我家媽咪是女王美男天師聯盟我無敵了億萬年封靈星神海賊之活久見搶到一個世界重生九八之逆天國民女神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夜華睡得很沉,我這陡然一醒,卻再睡不著了,撫著他胸前這一枚刀痕,忽地想起一則傳聞來。

    傳聞說三百多年前,南海的鮫人族發兵叛亂,想自立門戶。南海水君招架不住,呈書向九重天求救,天君便著了夜華領兵去收伏,不料鮫人兇猛,夜華差點葬身南海。

    我一向不出青丘,對這些事知之甚少,至今仍清楚記得這樁傳聞,乃是因我大睡醒來之后,四哥在狐貍洞中反復提了許多次,邊提說邊表情痛苦地扼腕:“你說南海那一堆鮫人好端端地去叛什么亂啊,近些年這些小輩的神仙們越發長得不像樣了些,好不容易一個鮫人族還略略打眼,此番卻落得個滅族的下場。不過能將九重天上那位年輕有為的太子逼得差點成灰飛,他們滅族也滅得不算冤枉。”

    我的四哥白真是個話嘮,不過正因了他,令我在那時也能聽得幾遭夜華赫赫的威名。據說四海八荒近兩三萬年的戰事,只要是夜華領的陣,便一概地所向披靡,不料同鮫人的這一場惡戰,他卻失勢得這樣,令四哥訝然得很。

    我正默默地想著這一樁舊事,頭頂上夜華卻不知何時醒了,低聲道:“不累么?怎的還不睡?”

    我心中一向不太能藏疑問,撫著他胸前這一道扎眼的傷痕,頓了一頓,還是問了出來。

    他摟著我的手臂一僵,聲音幽幽地飄過來,道:“那一場戰事不提也罷,他們被滅了族,我也沒能得到想要的,算是個兩敗俱傷。”

    我哂然一笑:“你差點身葬南海,能撿回一條小命算不錯了,還想得些什么好處?”

    他淡淡道:“若不是我放水,憑他們那樣,也想傷得了我。”

    我腦中轟然一響:“放,放水?你是故意,故意找死?”

    他緊了緊抱住我的手臂:“不過做個套誆天君罷了。”

    我了然道:“哦,原是詐死。”遂訝然道:“放著天族太子不做,你詐死做什么?”

    他卻頓了許久也未答話,正當我疑心他已睡著時,頭頂上卻傳來他澀然的一個聲音:“我這一生,從未羨慕過任何人,卻很羨慕我的二叔桑籍。”

    他酒量不大好,今夜卻喝了四五壇子酒,此前能保持靈臺清明留得半分清醒,想來是酒意尚未發散出來。醬香的酒向來有這個毛病,睡到后半夜才口渴上頭。他平素最是話少,說到天君那二小子桑籍,卻閑扯了許多,大約是喝下的幾壇子酒終于上了頭。

    他閑扯的這幾句,無意間便爆出一個驚天的八卦,正是關乎桑籍同少辛私奔的,令我聽得興致勃發。但他酒意上了頭,說出來的話雖每句都是一個條理,但難免有時候上句不接下句。我躺在他的懷中,一邊津津有味地聽,一邊舉一反三地琢磨,總算聽得八分明白。

    我只道當年桑籍拐到少辛后當即便跪到了天君的朝堂上,將這樁事鬧得天大地大,令四海八荒一夕之間全曉得,丟了我們青丘的臉面,惹怒了我的父母雙親并幾個哥哥。卻不想此間竟還有諸多的轉折。

    說桑籍對少辛用情很深,將她帶到九天之上后,恩寵甚隆重。

    桑籍一向得天君寵愛,自以為憑借對少辛的一腔深情,便能換得天君垂憐,成全他與少辛。可他對少辛這一番昭昭的情意卻惹來了大禍事,天君非但沒成全他們這一對鴛鴦,反覺得自己這二兒子竟對一條小巴蛇動了真心,十分不好,若因此而令我這青丘神女嫁過去受委屈,于他們龍族和我們九尾白狐族交好的情誼更沒半點的好處。可嘆彼時天君并不曉得他那二兒子膽子忒肥,已將一紙退婚書留在了狐貍洞,還想著為了兩族的情誼,要將他這二兒子惹出來的丑事遮著掩著。于是,因著桑籍的寵愛在九重天上風光了好幾日的少辛,終歸在一個乾坤朗朗的午后,被天君尋了個錯處推進了鎖妖塔。

    桑籍聽得這個消息深受刺激,跑去天君寢殿前跪了兩日。兩日里跪得膝蓋鐵青,也不過得著天君一句話,說這小巴蛇不過一介不入流的小妖精,卻膽敢勾引天族的二皇子,勾引了二皇子不說,卻還膽敢在九天之上的清凈地興風作浪,依著天宮的規矩,定要毀盡她一身的修為,將其貶下凡間,且永世不能得道高升。左右桑籍不過一個皇子,天君的威儀在上頭壓著,他想盡辦法也無力救出少辛來,萬念俱灰之時只能以命相脅,同他老子叫板道,若天君定要這么罰少辛,令他同少辛永世天各一方,他便豁出性命來,只同少辛同歸于盡,即便化作灰堆也要化在一處。

    桑籍的這一番叫板絕望又悲摧,令九重天上聞者流淚聽者傷心。可天君果然是天君,做天族的頭兒做得很有手段,只一句話就叫桑籍崩潰了。

    這句話說的是,你要死我攔不住你,可那一條小小巴蛇的生死我倒還能握在手中,你自去毀你的元神,待你死了后,我自有辦法折騰這條小巴蛇。

    這話雖說得沒風度,卻十分管用。桑籍一籌莫展,卻也不再鬧著同少辛殉情了,只頹在他的宮中。天君見桑籍終于消停了,十分滿意。對他們這一對苦命鴛鴦也便沒再費多少的精神。一不留神,卻叫假意頹在宮中的桑籍鉆了空子,闖了鎖妖塔,救出了少辛。并趁著四海八荒的神仙們上朝之時,闖進了天君的朝堂,跪到了天君跟前,將這樁事鬧得天上地下人盡皆知。這便有了折顏同我父母雙親上九重天討說法。

    若這樁事沒鬧得這樣大,天君悄悄把少辛結果了也沒人來說閑話。偏這事就鬧到了這樣大,偏少辛除了在天宮中有些恃寵而驕,也沒出什么妖蛾子,天君無法,只得放了少辛,流放了桑籍,卻也成全了他兩個這一段苦澀的情。

    夜華道:“桑籍求仁得仁,過程雖坎坷了些,結果卻終歸圓滿。那時天君雖寵愛他,卻并未表示要立他為太子,沒了太子這個身份的束縛,他脫身倒也脫得灑脫。”

    我抱著他的手臂打了個呵欠,隨口問道:“你呢?”

    他頓了一頓,道:“我?我出生時房梁上盤旋了七十二只五彩鳥,東方煙霞三年長明不滅,聽說這正是,正是墨淵當年出生時才享過的尊榮。我出生時便被定的是太子,天君說我是曠古絕今也沒有的天定的太子,只等五萬歲年滿行禮。我從小便曉得,將來要娶的正妃是青丘的白淺。”

    不想他出生得這般轟轟烈烈,我由衷贊嘆道:“真是不錯。”

    他卻默了一默,半晌,將我摟得更緊一些,緩緩道:“我愛上的女子若不是青丘的白淺,便只能誆天上一眾食古不化的老神仙我是灰飛湮滅了,再到三界五行外另尋一個處所,才能保這段情得個善終。”

    這一頓閑扯已扯得我昏昏然。我贊嘆了把他的運氣:“所幸你愛上的正是我青丘白淺。”將云被往上拉了拉,在他懷中取了個舒坦姿態,安然睡了。

    將入睡未入睡之際,忽聽他道:“若有誰曾奪去了你的眼睛,令你不能視物,淺淺,你能原諒這個人么?”

    他這話問得甚沒道理,我打了個哈欠敷衍:“這天上地下的,怕是沒哪個敢來拿我的眼睛罷。”

    他默了許久,又是在我將入睡未入睡之際,道:“若這個人,是我呢?”

    我摸了摸好端端長在身上的眼睛,不曉得他又是遭了什么魔風,只抱著他的手臂再打一個呵欠敷衍道:“那咱們的交情就到此為止了。”

    他緊貼著我的胸膛一顫,半晌,更緊地摟了摟我,道:“好好睡吧。”

    這一夜,我做了一個夢。

    做這個夢的時候,我心中一派澄明,在夢中,卻曉得自己是在做夢。

    夢境中,我立在一棵桃花灼灼的山頭上,花事正盛,起伏綿延得比折顏的十里桃林毫不遜色。灼灼桃花深處,座著一頂結實的茅棚。四周偶爾兩聲脆生生的鳥叫。

    我幾步走過去推開茅棚,見著一面寒磣的破銅鏡旁,一個素色衣裳的女子正同坐在鏡前的玄衣男子梳頭。他兩個一概背對著我。銅鏡中影影綽綽映出一雙人影來,卻仿佛籠在密布的濃云里頭,看不真切。

    坐著的男子道:“我新找的那處,就只我們兩個,也沒有青山綠水,不知你住得慣否。”

    立著的女子道:“能種桃樹么?能種桃樹就成。木頭可以拿來蓋房子,桃子也可以拿來裹腹。唔,可這山上不是挺好么,前些日子你也才將屋子修葺了,我們為什么要搬去別處?”

    坐著的男子周身上下繚繞一股仙氣,是個神仙。立著的女子卻平凡得很,是個凡人。他們這一對聲音,我聽著十分耳熟。然因終歸是在夢中,難免有些失真。

    那男子默了一會兒,道:“那處的土同我們這座山的有些不同,大約種不好桃花。唔,既然你想種,那我們便試試罷。”

    背后的女子亦默了一會兒,卻忽然俯身下去抱住那男子的肩膀。男子回頭過來,瞧了這女子半晌,兩人便親在一處了。我仍辨不清他們的模樣。

    他兩個親得難分難解,我因執著于弄清楚他們的相貌,加之曉得是在做夢,便也沒特特回避,只睜大了一雙眼睛,直見得這一對鴛鴦青天白日地親到床榻上。

    弄不清這兩人長得什么模樣,叫我心中十分難受,早年時我春宮圖也瞧了不少,這一幕活春宮自然不在話下,正打算默默地、隱忍地繼續瞧下去,周圍的景致卻瞬時全變了。

    我在心中暗暗贊嘆一聲,果然是在做夢。

    這變換的景致正是在桃林的入口,玄衣的男子對著素衣裳的女子切切道:“萬不可走出這山頭半步,你如今正懷著我的孩子,很容易便叫我家中人發現,倘若被他們發現,事情就不太妙了。這樁事辦完我立刻回來,唔,對了,我已想出法子來能在那處種桃樹了。”話畢又從袖袋中取出一面銅鏡放到女子手中:“你要是覺得孤單,便對著這面鏡子叫我的名字,我若不忙便陪你說話。你卻切記不可走出桃林,踏出這山頭半步。”女子點頭稱是。直到男子的身影消失了才低聲一嘆:“本是拜了東荒大澤成了親的,卻不將我領回去見家人,像個小老婆似的,哎,懷胎后還需得左右躲藏著,這也太摧殘人了,算什么事呢。”搖了搖頭進屋了。

    我亦搖了一搖頭。

    看得出他們這是段仙凡戀,自古以來神仙和凡人相戀就沒幾個得著好結果的。當年天吳愛上一個凡人,為了改這凡人的壽數,讓這凡人同他相守到海枯石爛,吃過很大的苦頭,差點陪盡一身的仙元,經墨淵的一番點化才終于悟了。饒是如此,也因當年為這一段情傷了仙根,遠古神袛應劫時才沒能躲得過去,白白送了性命。

    那女子恍一進屋,我跟前的場景便又換了個模樣。仍是這一片桃花林,只是桃花凋了大半,枝枝椏椏的,映著半空中一輪殘月,瞧得人挺傷情。素衣裳的女子捧著銅鏡一聲聲喚著什么,只見得模糊難辨的五官中,一張嘴開開合合,聲音卻一星半點兒也聽不真切。那女子跌跌撞撞地往外沖。我心上一顫,竟忘了自己是在夢中,趕忙跟過去出聲提點:“你相公不是讓你莫出桃林么?”她卻并未聽到我這個勸,自顧自依舊往外奔。

    這桃花林外百來十步處加了道厚實的仙障,擋住一介凡人本不在話下,那女子躥得忒猛,半點不含糊,過那仙障卻絲毫未被攔一攔,咻地就溜過去了。

    天上猛地劈出兩道閃電來。我一驚。醒了。{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单双中特三期必中一期
股票融资软件_杨方配资开户 点石策略通 哈尔滨手机版真人麻将 甘肃3d开奖结果 配资合法吗 云上策配资 快3形态走势图 网络理财平台排名 贵阳捉鸡麻将手机版 牛彩网3d字谜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