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双中特三期必中一期|单双中特更新中|
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喜上眉頭 > 第860章 龍血藥引

第860章 龍血藥引

推薦閱讀: 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異世兇猛之美男來襲悍妃亂天下暴君他偏要寵我九生九世劫至尊蒼穹錄無敵煉氣期神醫喜多多妖星尋道大創神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第860章 龍血藥引

    夏神醫警惕地往一旁退了退。全本小說網,HTTPS://www.TAIUU.COm

    這……總不該是見他不肯認,便惱羞成怒準備拿茶壺砸他吧?

    可他雖說找女兒心切,卻總不能不清不楚地認下一個看起來半點不搭邊的陌生人——

    退一萬步說,他女兒當真不可能長這樣啊。

    這種事情焉能強逼呢?

    夏神醫心急而無奈間,卻見對方提起茶壺打濕了手中帕子。

    田氏拿濕透的帕子一點點擦去了面上的修飾,露出了原本的膚色。

    夏神醫一雙眼睛越瞪越大,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張陡然間年輕了太多的臉龐。

    田氏抬手又取了耳后的暗夾,使得起先看似略顯松弛下耷的皮膚也恢復了原來模樣。

    “……”

    看著這張隱約透著熟悉的臉,夏神醫滿眼震驚之色,雙手不受控制地顫抖起來。

    手中的畫像飄落至腳下,他急切地上前兩步,踏過了畫像也顧不得去在意。

    “你……真的是囡囡?”

    他雙手緩緩扶住田氏的肩膀,動作極輕,似怕萬一驚擾到了她,面前這似同夢境一般的場景便會霎時間消散無形。

    田氏流著淚點頭。

    夏神醫眼眶亦是發紅,面上卻滿是失而復得的慶幸與激動。

    實則甚至無需再去看那胎記,此時他亦能斷定面前的人正是他的女兒無疑!

    “好……我的囡囡回來了,回來了!”

    見面前發髻花白的男人眼含熱淚,高興到似手足無措一般的模樣,田氏一顆心似被一種缺失了許多年的東西漸漸填滿。

    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和地方,這世上有一個人找了她許多年,從不曾放棄過尋她回家的想法。

    對于將她帶離生父身邊,使得他們父女失散,養她長大的南家,她一時不知該用什么心情去面對——

    但從今日起,她也真正有了需要去照料和陪伴的人。

    ……

    半個時辰之后,張眉壽才算等到了祝又樘。

    “宮中有事絆住了腳,這才來得晚了些,該是等急了吧?”

    “知道你忙,倒也不急。”張眉壽自他手中接過油紙包,瞧了瞧,不由訝然道:“怎還去買了蟹粉酥——”

    “已要臨近午時了,想著你該餓了。”清俊無雙的少年人講道:“若連蓁蓁都顧不上,豈不要主次顛倒了。”

    張眉壽笑著看了他一眼。

    這意思竟是國事為次,她才是主嗎?

    這聽似油嘴滑舌的話,偏偏他說得認認真真,半點也不叫人覺得在說大話,仿佛當真如此一般。

    一旁的駱撫默默轉頭看向棋局。

    雖然這是他住著的地方,但此時他好像并不該出現在這兒。

    素來有眼色的駱先生適時地起了身,尋了借口離去。

    他倒要去看看找著了女兒的老夏此時到底哭成了什么鬼樣。

    “昨日我已見過母妃了。”

    知道面前的小姑娘最操心的什么,祝又樘坐下后便道:“對自己的身世,她并無太多懷疑,想來也是不知內情的——”

    這兩日二人雖不曾見面,但張眉壽已將自己的進展皆傳信告知了他,包括張秋池無法替蒼鹿解蠱之事。

    “但有一點,頗為巧合——據母妃回憶,她對自己四五歲之前的記憶,亦是一片空白,沒有半點印象。”

    張眉壽道:“南家各類蠱毒之術層出不窮,許是使了什么法子抹去了她們的記憶也說不定。”

    這里的“她們”,指得自然是田氏和云嬪。

    祝又樘點頭。

    “極有可能。”

    三四歲的孩子,對周遭的一切已經有了較為明確的認知,忽然被調換身份,若想不被外人察覺到異樣,抹去原先的記憶是最好的法子。

    張眉壽又將今日從季大夫口中得來的線索也一一說明了。

    南家孿生姐妹的猜測確是屬實。

    田氏的真正身份,也已經明朗。

    而至于真正的南瑜究竟是不是云嬪,樣貌與幼時記憶空白等線索皆擺在面前,似乎也已經沒有了太多疑問。

    對祝又樘而言,母妃的真實身份,并稱不上緊要。

    到底都是舊事了,而那則所謂南家嫡長女將誕下天定之人的卦言,無論真假,他也并不忌諱——

    但此時,他仍真切地希望自己便是那位命定之人。

    不為其它,只因他想有機會能夠醫好蒼鹿的眼睛,了卻身邊之人前世今生的一樁心結。

    這是她在意的事情,而他也因她的在意而加倍地在意著。

    ……

    炎炎夏日午后,兩名少年在湖邊釣魚,身后兩棵老柳樹投下大片的陰涼。

    “伯安……伯安,你那邊上鉤了!”

    蒼鹿聽力靈敏,此時捅了捅王守仁的手臂,低聲提醒道。

    蓁蓁近來瘦了許多,總歸是閑來無事,他便拉著伯安來釣魚給蓁蓁補身子。

    只是伯安委實不行,釣到的魚還不及他的一半多。

    已靠著大柳樹打起了瞌睡的王守仁猛地驚醒過來,卻顧不得去收魚竿,而是看向一旁的好友,道:“阿鹿,我剛才做了一個夢!”

    夢中阿鹿的眼睛能夠看見了!

    “什么夢?”蒼鹿無奈嘆氣,“你的魚都跑了——”

    看著好友那雙與往日無異的眼睛,頭腦恢復了清醒的王守仁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沒什么,夢到蓁蓁喊咱們去玩兒呢,我正要答應,你便將我叫醒了。”

    蒼鹿聞言哈哈笑了兩聲。

    此時,一輛馬車在二人身后不遠處停了下來。

    棉花自轅座上利落地跳下,走到二人身邊行禮罷,道:“我家姑娘請蒼公子去一趟別院——”

    “可是又請了郎中嗎?”蒼鹿笑著問。

    “小人不知。”棉花并不多言。

    小廝已將蒼鹿扶了起來,樣貌無可挑剔的如玉少年拂了拂衣袖,道:“走吧。”

    王守仁眼神微動,也忙起了身道:“我也一同前去。”

    興許是方才那個夢的緣故,他隱隱覺得此行不會尋常。

    一行人就此趕去了別院。

    ……

    田氏院中,祝又樘和蒼鹿隨著田氏一同進了內室。

    “殿下怎也進去了?”

    王守仁低聲問。

    若殿下是跟進去打下手的,那他站在這兒閑著算怎么回事?

    “殿下的血乃是藥引,但尚不知可行與否——”張眉壽半真半假地解釋道。

    王守仁吃了一驚。

    拿殿下的血做藥引?

    嘶,這豈不是傳聞中的龍血么!

    感謝大家的月票,晚安。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单双中特三期必中一期
股票行情分析方法 中国石化股票 鸿满仓配资 圣农发展最新股价 新牛人配资 股票爆仓 股票配资推荐安宁卓信宝配资精湛 股票融资杠杆_杨方配资平台 奥佳华股票历史行情 杨方配资怎么样